网站主办:福建省福鼎市茶产业发展领导小组         版权所有: 福鼎市茶产业发展领导小组    备案序号:闽ICP备08009903号-1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福州

白茶资讯

>
>
>
茶文化“激活”茶经济 上海兴起茶艺培训热

茶文化“激活”茶经济 上海兴起茶艺培训热

浏览量
【摘要】:

    编者按

    2014年中国茶叶市场在中央抑制公款消费的政策影响、我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双重背景下,普遍遇到困难。有的地区市场萎靡,流通领域加速转型洗牌。面对此景,我们该如何分析应对?为此,本报驻黑龙江记者王超英专程采写了此文,既有对黑龙江区域市场的鲜活反映,也提出了积极的应对之策。希望能够为全行业带来有益的借鉴和思考。

    茶楼经济在黑龙江曾经繁荣一时。一组来自黑龙江茶叶流通协会的调查数据显示,2012年,全省茶楼数量已达400余家,其中省城哈尔滨市120家。可如今,全省各地的茶楼已有四五成以上陆续走向倒闭或转行,另一半也急迫面临洗牌。集中在哈尔滨南岗区开发区的20多家高档茶楼,如今还能勉强维持生计的也只有10家左右;茶叶销售形势也在大幅下滑,与去年同期相比,销量整体下降了三成。

    黑龙江茶行业

    曾经创造销售奇迹

    一年卖出6000多吨茶叶,每公斤均价600元计算,仅茶叶销售额就接近40亿元。谈到哈尔滨创下的这个茶叶神话,黑龙江茶叶流通协会会长陈胜说,这在国内其他地区是极为罕见的。

    据了解,黑龙江茶叶市场的火爆始于2008年。此后,围绕陡然兴起的茶业市场,全省各地吸引来大量资本,茶楼消费和紫砂壶消费非常红火地兴盛了四五年。除了随处可见的茶楼,茶城也呈现风起云涌之势。仅在哈尔滨短短几年间就迅速形成了博发、信恒、南极三大茶城,茶叶销售商铺多达千家。

    危机迅猛    跌入低谷

    在高档茶楼林立的南岗区鸿翔路,最火当属鸿翔茗茶。去年底之前,这里的三层16个包房几乎是天天爆满。而现在,平均每天只有五六桌客人,三层无奈关掉,茶艺师锐减一半。茶楼经理孔祥玉说,他家的生意已经不错了,周围一半以上的茶楼都已易主改行。

    在鸿翔路与长江路交口附近的香茶楼茶社生意更淡,三层茶楼营业面积达1100平方米,平均两天才来一桌客人。茶楼张经理说,这样的状况,真的连房租都赚不回,不转行怎么办?

    刘双是一品茗茶的老板,待客热情殷勤。今年寒露后,他从福建安溪发来500多公斤铁观音,上市半个月,才卖出100多公斤。他说,要是以前,500多公斤铁观音秋茶也就够卖1周多。那时刘双一个月能卖掉1500公斤铁观音。

    曾被热捧、象征身份的紫砂壶,如今也处在有价无市的尴尬境地。在哈尔滨的南极茶城、博发茶城,紫砂壶商家们都叫苦不迭。他们说,2012年,价值万元的紫砂壶一个月每家店都可以卖出三四把,现在一个月平均才能艰难地卖出一把;而800元到1000元左右的“平民”紫砂壶,销量也下滑了一半以上。

    如此惨淡

    究竟为什么

    直观上看,黑龙江茶叶市场陷入低迷主要缘于以下两个原因:

    一是公款消费受限。面对茶楼萧条,有评论者从社会的角度作出了正面的评价,认为这是公款消费受限引发的连锁反应。支撑茶楼盈利的公款消费整体消失后,畸形繁荣的茶楼经济瞬间倒塌,当属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二是缺少“群众基础”。作为非茶叶产区,黑龙江当地的人们对茶的认知有限,也没有吃下午茶的习惯,茶经济发展缺少“群众基础”。一个资深的茶商向记者介绍说,在东北做茶叶,无论你手里的茶叶品质多好,只要是新近入市,基本上都不会马上盈利,因为茶消费在这里还属于启蒙阶段,一个茶商要“养”出固定的喝茶人群,一般情况下至少需要三五年时间。他认为,目前这种依靠“人脉”经营的黑龙江茶叶市场,能够赚到钱的基本还都是老茶商。

    选取救市突围点

    期待重新崛起

    面对困境,一些怀着积极心态的黑龙江茶商并没有沮丧,他们将目前这种难以为继的状态视为市场转折点,并在设法调整运营思路,以尽快实现“突围”,继而走上一条良性循环的茶经济崛起之路。

    突围点之一:变单一经营形式为复合功能。同样面对公款消费受限,黑龙江的咖啡馆却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究其原因在于咖啡馆都有餐食等多种经营项目,在营销理念和价格定位方面,也尽其可能最大限度容扩各种阶层的人群。而出现问题的茶楼,走的是服务项目单一且价格昂贵的“小众”路线,因此,当公款消费被切断后自然陷入绝境。痛定思痛,部分决意继续经营的黑龙江茶楼,都在考虑增加棋牌、茶艺、餐食等项目,期待改变现状。

    突围点之二:举办各种活动提升市场人气。为了振兴疲软的茶叶市场,2014第三届中国(哈尔滨)茶叶博览会的主办方下足了功夫,邀请到国内外茶行500多家企业参展,展位数量比上届增加了40%,同时套办了评茶大赛、茶艺师大赛、名茶品鉴会等活动。随后,有关机构又相继组织了2014黑龙江全国茶艺师职业技能邀请赛、黑龙江茶文化发展论坛、首届黑龙江省茶艺师无我茶会、第三届黑龙江茶友斗茶擂台赛、采购商茶友问答抽奖、黑龙江首届“君山银针杯”品茶达人“民间斗茶大赛”等。

    突围点之三:扩大内需引导茶经济走向振兴。黑龙江茶叶市场的内需有多大?没有人知道。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如果黑龙江能够像福建省那样实现全民饮茶,茶叶市场就不可能出现现在的萎靡。黑龙江茶叶市场的问题,归根结底就是“饮者”数量远远不足。英国本土不产茶,但“立顿”却依靠走大众路线征服了全世界。“立顿”的成功经验启示我们:茶叶营销必须将茶叶还原到生活消费品,把终端价格降到合理区间,让老百姓都消费得起,这是茶叶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根基。

    突围点之四:借助边境接壤的优势进军俄罗斯市场。俄罗斯是一个茶叶消费大国,95%的居民有饮茶的习惯,其茶叶市场正以每年5000吨的速度增长,而俄罗斯本国的茶产能只能满足其消费量的1%,每年大约20万吨的茶叶需求,几乎全依靠进口。但遗憾的是,整个俄罗斯茶叶流通领域的利润几乎与黑龙江茶商无缘,目前中国茶在俄市场的占有率仅为7%-8%。而在苏联解体之前,中国茶在俄的占有率曾经高达40%以上。还有一个对黑龙江乃至中国茶企非常有利的情况是,俄罗斯消费者大多都认可中国茶叶。他们知道茶饮是4个世纪前由中国传入俄罗斯的。俄罗斯人认为,中国的茶叶才够正宗,且品种多,质量好。

    机遇与挑战同在。我们相信,经过重新洗牌重新定位,黑龙江茶经济将会在逆境中重新崛起!